大发平台:【2020选战】张诚/潜舰国造是假议题?

总统国防-【2020选战】张诚/潜舰国造是假议题?-分分快3app

  • 时间:

乌克兰总理递辞呈

●张诚/前雄三飞弹总工程师,现任中央大学企管系兼任助理教授、中华民国解瘾戒毒协会副理事长、国会政党联盟发言人。

蔡总统脸书发文表示:「潜舰国造是进行式,希望要选总统的人,不应该讽刺潜舰国造,打击国军官兵与国防产业的士气」韩国瑜有反对潜舰国造吗?韩国瑜所说的「毒虾战术」可行吗?

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韩国瑜11月9日到基隆倾听在地青年心声,国民党基隆市立委参选人宋玮莉说「潜舰国造是假议题」,韩国瑜听闻后表示,对台湾潜舰国造的能力抱持怀疑,百分百自制的难度非常高。韩国瑜并没有讽刺潜舰国造,韩国瑜质疑的是中华民国潜舰国造的能力,韩国瑜认为「应根据国防需求、自身能力,通盘考量需要什么样武器装备,不能现在就谈要建航空母舰、要登陆月球,要看我们国家的能力到哪里,我们的国防需求是甚么,找个平衡点」。

谈到国防需求,韩国瑜表示:「国防要AI自动化、小型、有吓阻且灵活,像毒虾一样,任何敌人攻打我,都会受到某种程度的报复」。先谈「毒虾战术」。「毒虾战术」(poisonous shrimp)源自于新加坡建国之初,总理李光耀认为这个世界就是大鱼吃小鱼、小鱼吃虾,因此新加坡在国防上必须成为有毒的虾。纵使他国有能力吃掉新加坡,也会中毒受到重伤,是一种玉石俱焚的概念。

 

▲谈到国防需求,韩国瑜表示:「国防要AI自动化、小型、有吓阻且灵活,像毒虾一样,任何敌人攻打我,都会受到某种程度的报复」。(图/记者张荣恩摄) 

从韩国瑜提出「毒虾战术」的观点来看,笔者就不得不称讚韩国瑜,韩国瑜虽然当过军官,应该是在尉官阶段就已经退伍了,尉官要专精的是战术、战法,像「毒虾战术」这种属于战术、战略层级的概念,是校官、将官的专业,不是尉官专精的范围,韩国瑜提到「毒虾战术」时是很自然地脱口而出,而韩国瑜提到「任何敌人攻打我,都会受到某种程度的报复」,这是军事上「战略吓阻」的定义,表示韩国瑜对战术、战略是有涉略,不是浑然不知的。

这次新闻事件有个案外案,马英九总统说:「潜舰国造在我任内就有规画」,媒体竟解读成马英九总统打脸韩国瑜,叫韩国瑜不要质疑台湾是否有潜舰国造的能力。然而,马总统要表达的是,潜舰国造的「海昌计画」是马总统任内启动的,不是民进党政府才开始的。事实上,1995年潜舰国造的预算在立法院过关,所以,1996年民进党政府才能宣布潜舰国造启动,在1995年立法院通过预算前,海军、国防部要做非常多的需求分析、作战模拟、预算规划才能建案成功,这就是马英九总统所说的「我任内就有规画」,民进党政府收果子却不拜树头,忘记因为有前人种树后人才能乘凉的道理。

 

▲中科院仿以色列毒蜂级飞弹快艇(Dvora)的设计,由中国造船公司(现名台湾国际造船公司)建造的飞弹快艇 。(图/翻摄自维基百科) 

在建立国军水下打击能力方面,呼应韩国瑜提出的「国防要AI自动化、小型、有吓阻且灵活」,2018年02月12日笔者曾在云论发表「」。笔者建议潜舰国造可先从600吨级小型潜舰做起,小型潜舰一样能发射鱼叉飞弹、发射鱼雷,从事水下作战。20艘「AI自动化、小型」600吨级小型潜舰「灵活且有军事吓阻功能」。

第一艘600吨级小型潜舰验证成功后,再启动后续20艘的建造及精进;每一到二年生产一艘,当最后一艘生产完,刚好也是第一艘要除役的时候,如此即可维持生产线的产能,并持续研发能量。小型潜舰研制,可先从无人潜艇开始,因为没有换气、维生系统的需求,比较容易成功。无人遥控载台的研发,正是中科院的强项,更容易成功。

▲「潜舰国造厂区」将设立在高雄港内。(图/记者林铭翰摄)

2019年11月02日媒体报导,国防部打算委中科院以「慧龙专案」编列36亿6千多万元,从2020年起以5年的期程研发无人潜航原型艇计划。回忆中科院从无到有的过程,潜舰国造从小型潜艇着手,同时建立循环不断的生产能量,一方面技术层次在可掌握的范围内,另一方面也满足台海防卫水下战力的需求,从笔者的观点,这才是潜舰国造迈向成功之路。

军事小辞典:军事潜舰依排水量区分成3个等级:600吨以下的叫小型潜舰,超过2,000吨以上的叫大型潜舰,中间吨位的叫中型潜舰,大于5,000吨的成为超大型潜艇。之所以分成小、中、大、超大型潜舰,当然有不同的技术门槛。

热门点阅》

●以上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,《云论》提供公民发声平台,欢迎能人志士、各方好手投稿,请。

今日关键词:乌克兰总理递辞呈